Survivor of cyber slavery: “I was sold and forced to scam people.” - IJM Hong Kong
選擇或輸入捐款金額 (港幣HK$)
HK$

網絡奴役的倖存者

「要騙取別人的金錢,我為此感到很無奈。有多個晚上,我因為內疚而無法安枕,但我別無選擇。」

當阿里 (Ali*) 看見社交媒體上有一則廣告,招聘人前往柬埔寨從事數碼營銷 (digital marketing) 的行業時,他即時便應徵了。

「我毫不猶豫地接受了這份工作。他們承諾給我 1,200 美元的月薪,而且會將我所有的支出退還給我,包括簽證費用和機票。」阿里回憶說。

由於今年巴基斯坦受到大洪水嚴重的破壞,造成經濟不景的惡果,因此33 歲持有巴基斯坦大學學位的阿里,拼命地尋找在國外工作的機會。他和 25 歲的表弟亞曼(Ahmad*)都在亞洲的求職大軍之中,而亞洲區正背負著飽受重創的經濟,從大瘟疫的陰霾下走出來。

抵達柬埔寨

阿里在巴基斯坦有一個他信任的朋友,介紹了一名代理給阿里。該名代理向阿里收取了 4,000 美元,作為辦理往柬埔寨的旅遊簽證的費用。

「我向朋友和家人借錢,希望一開始工作便有錢還給他們。」

當阿里和亞曼抵達柬埔寨機場時,他們與一名經紀會面。他把兩人在柬埔寨的工作簽證發給他們,但每人必須額外支付1,475美元作為辦理簽證的費用。然後,他們就被送往首都金邊內一個龐大的園區。

「當我們的老闆扣起我們的護照,並告訴我們不能隨便離開園區時,我心知不妙,感到我們有麻煩了!」阿里說。

馬上救援

人口販運的新模式

阿里和亞曼,是數以千計被人口販子瞞騙的受害者之一二。這些人口販子在柬埔寨和其他東南亞國家,經營網絡詐騙的集團。隨著與網絡奴役 (cyber slavery) 相關的詐騙案在柬埔寨大幅飆升,許多網絡詐騙中心最近亦在東南亞湧現,特別是在緬甸和老撾。

根據目擊者和媒體的報導,這些組織會盡量利用社交媒體的渠道 (主要是Facebook) 宣傳一些具備高薪酬和理想工作環境的誘人職位。

當受聘的工人一抵達園區,犯罪集團便會沒收他們的護照/身分證和手提電話,切斷他們與外界的交流和防範他們逃離該地。困在這些園區的工人,大多數來自越南、泰國、馬來西亞、印尼、菲律賓、台灣、香港、中國內地,還加上其他鄰近的國家,他們都是為了高薪厚職的承諾而來。可是,一旦到了柬埔寨,這些被販運的工人就會被迫進行網絡詐騙,有時還會受到暴力的威嚇。

你的捐款,將有助營救和保護更多像阿里*這樣的人,使他們免受網絡奴役之害。

立即捐款

受困及被迫行騙

阿里說,他和表弟亞曼被關在金邊一棟四層高的樓房裏。在裏面的平台或大廳中,大約有 60至 80人一個接一個地坐著,就像傳呼中心的員工那樣。他估計,那兒有過千名的外來勞工被困在大樓之內。在他們所屬的「平台」上,有一名男子負責檢查是否有人違規(例如:使用電話、給任何人發放電郵、睡覺或休息)。

他補充說:「若有人違反任何規定,每一次違規就會被罰扣減 50 美元。不幸地,我有兩次違規的紀錄,當時我試圖打電話和發送電郵給我們的大使館,向他們報告我們的行蹤。但我不成功,主管毀壞了我的手機,而我亦捱打了。」

阿里收到每月 1,000 美元的薪金,但到了第三個月後,主管便停止向他支薪。他嘗試請辭,但主管要求他再招聘多兩名員工來換取他的自由。

「我被迫每天欺騙五個人,誘使他們參與加密貨幣的投資計劃,或是將錢存入賭博戶口。」阿里這樣說。

主管壓迫員工要達到他們欺詐的目標。如果他們嘗試逃走或反抗,便會遇到挨餓和捱打的懲罰。假如他們的工作不達標,相應的罰款就會從他們的工資中扣除。

「要騙取別人的金錢,我為此感到很無奈。有多個晚上,我因為內疚而無法安枕,但我別無選擇。」阿里回憶說。

伸出援手

隧道盡頭的光明

幸好,阿里有一位同事曾收過IJM提供的資訊,知道柬埔寨警方的熱線,並且聯絡了當局尋求幫助。被困在金邊一座守衛森嚴的大樓中五個月之後, 阿里和另外六名員工在翌日早上獲釋了。在這次營救行動之後不久,中國人營運的詐騙組織便遷出那幢大樓。

IJM協助了阿里、亞曼和其餘一些倖存者,給他們提供食物、基本生活的必需品和遣返原地的支援。在過去 18 個月,IJM與有關的大使館和柬埔寨警方合作,將一百多名遭販運的勞工從進行詐騙的園區遷出,並確保他們可以安全遣返原居地。

IJM signed 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with Cambodian Ministry of Interior

IJM 與柬埔寨内政部簽署諒解備忘錄,加强合作打擊人口販運。 (相片由柬埔寨内政部提供)

「近日政府進行積極的突擊和救援,以及官方最近發表聲明,揚言會致力解決柬埔寨人口販運的問題,對此我們深表讚揚。但 IJM相信,當局仍有迫切需要強化識別受害者的程序,以及對犯罪者追究責任,這樣方能確保從全國各園區救出來的弱勢勞工得到保障。」柬埔寨IJM全國總監雅各.辛斯 (Jacob Sims) 說道。

*化名

「從園區走出來,就像看見了隧道盡頭的光明 — 這是發生過在我身上最美好的一件事。」阿里如是說。

立即捐款

[pronto-donation-form id=4840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