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r from slavery, Gowri is now a bold survivor leader - IJM Hong Kong
選擇或輸入捐款金額 (港幣HK$)
HK$

擺脫奴役的戈莉:快樂的祖母、倖存者的領袖

戈莉(Gowri)訴說她的現況時,言詞間充滿了「喜悅」、「平安」和「快樂」等的詞彙。然而,過去戈莉並非一直都使用這些詞彙來描繪她的人生。

在南亞有一間伐木廠,它的老闆性情兇殘。他強迫戈莉和她的家人為他工作了接近十年,直到IJM和當地的官員在2010年將他們營救出來為止。從那時起,我們就與戈莉一家人同行,伴隨他們踏上復原的旅程。

在以下的片段中,戈莉講述她在獲救前後的遭遇。錄製影片時她仍只是一位母親:

Gowri after rescued

戈莉和她家人在獲救當天拍攝的照片

營救行動以及隨後兩年的續顧(aftercare)服務,並不是IJM與戈莉同行之旅的終點。那時在戈莉所屬的社區, IJM需要一位駐當地的工作人員,但卻沒有適合的人選。 於是,戈莉參與了當時IJM的一項創舉:在我們的指導之下,她肩負了重大的任務,成為了IJM駐該社區的工作人員。

戈莉說:「假如我們躲避,即意味著犯錯的是我們。但公義站在我們這一方,那一刻正是我開始鼓起勇氣反擊的時候。」

馬上救援

帶領人從黑暗走向光明

今天,戈莉在她的社區,是「釋放抵債勞動者協會」(Released Bonded Laborers Association - RBLA)的一位倖存者領袖。她幫助其他人從政府獲取他們應得的服務,並願意竭盡所能拯救每一個抵債勞工: 她對政府進行遊說,又在政府的會議上發言,使抵債勞工的困境受到關注,並強調及時解救他們的重要性。.

戈莉經歷了獲救、復原和其後的階段共 12 年之久。 她身為一名倖存者,擁有受害人與倡導者兩方面寶貴的觀點與角度。 她說,她見證著政府對於抵債勞工的態度出現了巨大的變化:「今天,政府比從前更加平易近人 … 他們亦會鼓勵和推動我們繼續做好自己的分內事,幫助他們識別出誰是抵債勞工,並營救他們出來。」

「身為RBLA的一位領袖,我能夠領導我的社區。我將會繼續為無聲者發言,帶領人們從黑暗走向光明。」

Gowri's family today

美滿的人生

今天,戈莉的生活很充實。除了熱心投身於幫助他人的事工之外,她的家庭也在茁壯成長中。她兩個女兒已經成家立室;而她的兒子是一位忠誠的年輕人,奮力支持她的工作。令人興奮的是,戈莉已進身祖母的行列!瓦沙利尼(Vaishalini)在 2018年出生,是戈莉長女的小孩子。

戈莉除了在RBLA作一名領袖之外,她亦在一個友善的家庭中當家傭,以賺取生計。此外,她還製作和出售各種手工藝品,並向其他人傳授這些技能 - 這些人都希望改善他們的財務狀況,以持續過自由的生活。

戈莉回顧自己的旅程,指出多年來IJM陪伴她走過復康的階段,使她今天能夠剛強地站起來: 「營救行動加上復康計劃成就了今天的我。」

手持火炬迎向未來

在過去 12 年間,雖然可說是IJM陪伴著戈莉走她的路,但若說是戈莉在此期間伴著IJM前行,亦同樣的真確 - 這段日子歷時之久,幾乎等於IJM成立至今的一半。

今年適逢IJM成立 25 週年,為此她這樣說:「這 25 年來,你們一直與我們在旅途上同行。現在,我們身為RBLA的眾領袖,承諾在你們所需的一切事情上提供協助。我們會承擔這項使命:確保在我們的家園和國土上,不再有抵債勞工的存在。」

「我們欠你們所有人一份感激之情,我們要感謝每一位曾為此志業作出無私奉獻的靈魂。全賴你們的犧牲與奉獻,我們今天才得享自由。我們將會繼續從事這項叫人得自由的事工,透過這項工作,我們改變人生,令到世界不再一樣。」

成為自由夥伴(Freedom Partner),你可以幫助像戈莉那樣的倖存者,讓他們憑著自己獨特和有力的經驗,去服侍其他有需要的人。

成為自由夥伴

[pronto-donation-form id=4840]